更多精彩

快乐赛车玩法规则

2020-02-25 22:15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 阅读:108

因为想了半天,也没有想到合适的标题,所以对于这个标题,我也是随便命名的。我其实只是想把我现在住的这个地方的所有事物变成文字而已。因为我觉得,也许往后的哪一天我就生活在另外的一个地方了。所以只有在离开前把这些事物变成文字,变成记忆先保存下来。因为觉得住了这几年的这个房间看着就像是一个大盒子。里面装了很多东西吧,我记得的,我遗忘的。好了,开始了。

2014年3月4号,我第一天搬到这里的,刚打开门的时候,很敞亮,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小桌子。面积15个平方。那天中午小霍和马彬帮我拿行李送到房间,那天中午在房东家吃的饺子。(开始)

现在。四方形的西面,门的后面现在有四张照片,,左上方是13年5月4日拍的全家福,右上方是13年5月3日拍的不全的全家福。下面两张照片,左边是我的剪刀手,右边是张艳丽(媳妇儿)的剪刀手。照片左边的挂钩上挂着媳妇儿的一个头饰。门右边的墙上,靠近门有个小镜子,没用过,装饰品。旁边的挂钩,是每天回来,用来挂钥匙的。上面瓷砖的缝隙里插了一个飞镖,当钉子用了,说不定啥时候还能挂个啥东西,再往右边的挂钩上挂了三个东西。两个挂件和一条彩带。第一个挂件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羊,是杨玲玲在我高三的某一天送给我的。这么多年这个挂件没有什么变化,和7-8年前一样。而我们缺少了联系。第二个挂件是一个小铃铛,2011年买的。那时候是两个小铃铛。名字叫羁绊。挂在背包上,无论你怎么摇摆晃荡,分开的两个铃铛,最后都会靠在一起。所以它叫羁绊。忘记哪一次去哪里下火车的时候,另外的一个铃铛被刮掉了。并且找不到了。那一刻我脑子里只有李萍一个人。自此以后我从背包上把它取了下来。让他孤零零的挂在这里,不知道另外那个孤零零的在何方。第三个东西是彩带。2016年4月23生日媳妇儿给买的蛋糕盒子上的装饰。那一天陪我过生日的有三个人,媳妇儿,丽萍,刘红。我们四个看了电影,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晚上媳妇儿给点了一桌子的心形蜡烛,把围在中间的蛋糕蜡烛都烤化了。再往右边的挂钩上,一条彩带,一条红领巾。彩带是2015年5月1号生日蛋糕盒子上的装饰。蛋糕是自己买的。彩带现在编制的那个形状是李萍绑的。然后就一直挂在那里没有动过了。红领巾,红领巾当然是捡的了。墙上还有一些不知道名字的女娃娃图像。还有一张不认识的美女照片。照片哪儿来的,实话说吧,淘宝上买了一双鞋,收到快寄,鞋盒子里的。想让我知道你是美女卖家吗?不过再也没去过你家店。鞋子质量真一般。

接下来是北边的墙,也有西墙上的那些女娃娃贴纸,然后是一个大玻璃,当然不是镶在墙里面的,而是我用高板凳支撑在那里的,这是我来这第一天,李喆给我搬来的。镜子中间有很长的胶带印。镜子右边四个挂钩,第一个挂的是洗脸毛巾,用了好几年了吧,一面白色,一面浅绿色。媳妇儿说这个毛巾用着很舒服。第二个挂着搓澡巾。第三个挂着弟的毛巾。第四个挂钩挂着檫身体的白毛巾。在往右的一个挂钩挂的平时擦手上水的米黄色毛巾。用惠锁屏上的钱买的。这面墙上剩下的就是四张海报了。三张《夏目友人帐》的海报,和一个不认识的海报。海报是我买我贴的。然后东边的墙上就是窗户了,没有贴什么,窗户上面,我贴了七个钩子,用来挂窗帘的,现在挂着的有粉色白色图案的窗帘是媳妇儿买的。还有一半在衣柜里装着。南边的墙上同样贴着三张《夏目友人帐》的海报。然后墙上的插座旁边,被南雷引出两根线,接了一个双控开关,连接了一个镜前灯。粘在墙上,胶带已经没有用了,现在我是用两个飞镖插在瓷砖里的缝隙里支撑着。每隔一段时间,飞镖的尾部都会被压弯,我都会把它压弯的转上去。这边墙上还有五个钉子和一个飞镖,第一个钉子上挂了一些衣服的吊牌,看上去没有什么用,有用的也只有上面的备用扣子和线了。但是你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用上。唯一一个特别的东西就是一个早小温字样的挂件,也是自己买的。已经忘记从何处买来的。第二钉子上挂着多余的网线和几个衣服吊牌。第三个钉子上挂着没有用的白色鞋带。那些鞋已经被我扔了。第四个钉子上挂着三个娃娃都是媳妇儿的,两个熊一个狗吧。第五个钉子上挂着两只小熊,一些鞋带,和一个背包的吊牌。鞋带和吊牌就不用说了。15年的七夕媳妇儿给买的德芙巧克力盒子里面自带的。然后最后这个飞镖上挂着一把纸伞,和今年去洱海每人都有一个的登船信物。纸伞也是装饰品。然后四面墙上的东西就这样随意的被我写完了。

然后又开始西墙下面的地面上了,门口是一个小冰箱,一个只有50升的小冰箱,现在里面没有通电,放着满满的饮料。冰箱上面不变的是我的做饭工具六件套和支架。上面的缝隙里还插着两个水果刀,然后是一个木头拼凑的摩天轮,缝隙里灰尘很大,这个东西的存在也没有什么意义吧,顶多算占地方的。然后还有一瓶洗洁精,这个东西有时候在这里,也有时候在地板上。然后就是一个擦桌布。左边的一个小桌子,是从小霍家搬来的,桌子上的大部分面积都被一个收纳盒占据着,里面放着我的碗盆这类的东西。还有一些没用的玻璃瓶子,吃罐头剩下的,或者是吃果酱剩下的。桌子下面有三层空间,上面放着媳妇儿以前学校的作业本,书籍。压缩衣服的袋子和工具。还有一个圆形铁盒子,装着三种茶叶,买了好久了,感觉只喝了十分之一。还有一个方形盒子,里面装的是创可贴,体温计,还有一包已经过期了的感冒药吧,感觉创可贴也可能已经过期了。然后外面是我和媳妇儿现在用的手机的包装盒子。盒子上一包湿巾,感觉我都不怎么用这东西,除非哪天停水了,洗脸用。第二层放着我历年用的手机盒子,一共三个,一个里面装着媳妇儿买的玩的假发和一包改正纸。比我当年用的可高级多了!哈。第二个盒子里是两个一次性的剃须刀。没有时机也就用不上。等哪天我的电动剃须刀坏了,才能用上吧。第三个盒子装的是相机的说明书,很厚一本啊!旁边躺了一个带灰色保护套的玻璃杯子。这个杯子应该是我14年生日刘红送我的。大概用了一年多,就没什么机会用了。隔壁的小盒子装的是灭鼠板。灭过一只老鼠。外面的鞋盒子里面装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都是一些数据线,旧手机,充电头这类的东西。和这些东西不是一类的东西有三个。两把三环锁,一套三角板,还有两个玻璃瓶。这两个玻璃瓶是木头塞子。好像是13年末和郝珍在会展中心的美食节上买的,50元两瓶橙汁。旁边是一把雨伞,不知从何而来,最后就是一个插线板,媳妇儿以前房子用的。最下面那层就没啥东西了,一个淘宝网送的空气加湿器,还有一包A4纸。这个桌子就剩下最右侧的一个小格挡了。最后面的那个袋子是15年生日南雷给买的手表的袋子,里面是装手表的盒子和一些说明书这类的东西,因为袋子挺大,里面还装着我10年在小寨百汇市场买的一对小音响。音响上面的小盒子,又是哪年生日刘红送的沙漏。上面堆着美食每刻小吃城办会员卡时候送的一个水杯和一把雨伞。旁边的盒子就是15年七夕买的德芙巧克力最外面的那个盒子,现在里面装着一个急救包,旁边还有一个小盒子,本来是用来装口罩的,不过我已经取出来用了。过了冬天口罩才又会躺进去。然后隔壁也是那年七夕彭丹丽给买的白色恋人巧克力。盒子里也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,钉子这类的,又是一些转换接头,和绕线圈。最后是一个笑脸胸章。这个胸章是12年张妞妞给我的,那一年这个胸章的都是用来,封没吃完的零食包装的口用的。所以记得很清楚。然后上面放着就是那个德芙巧克力的心形铁盒子,一个大的,一个小的。小的里面装的都是巧克力外面的包装纸。大盒子装着小盒子,然后还有17个缘分硬币。最后剩下的东西就很好形容了,四个袋子,两个是和媳妇儿买的两次戒指的袋子个盒子,还有两个是刘红送我杯子和沙漏的袋子,最后一样东西就是媳妇儿的喝水杯。感觉你不怎么用了啊。突然发现房间里的东西很多啊,可能在其他人眼中,这些都和废品一样吧。我还要把它写出来。或许它们没有任何用!但是现在只要存在着,对我来说都值得认可。

然后右边又是一个大桌子,东西有点多啊!上面最左边是媳妇儿在网上买的小梳妆台!回来的时候,我们坐在床上,一点一点的拼凑出来的。皱着眉头认真的媳妇儿。现在上面放着媳妇儿用的,水呀,乳呀,BB霜梳子这类的东西,还有我用的一瓶大宝,一瓶乳液,每次都懒的擦,好多次都是我站在那里,媳妇儿给我擦的。哈哈,然后右边是我们的刷牙的工具,下面有三层小抽屉,第一个里面装着一个8号酒铺送的开酒多功能工具,媳妇儿的润唇膏,两张我的照片和一张媳妇儿的照片,两个衣服的吊牌,一张16年2月15号,媳妇儿从家到西安的火车票,还有一个我的偏光镜,是和比尔盖茨(外号)逛街时候买的。一个创口贴,一个掏耳洞的掏勺。下面的一个抽屉里装了好多小玩意,两个平安福是我某年在网上买的,还有一个红绳子,是从丽萍那里拿来的。一个猫从前几年从美国回来给带的一个中国制造的手环。剩下的小玩意特别多都是媳妇儿的,头上用的,手上带的,脖子上挂的,说不定也有脚上带的。最后的一个小抽屉装的东西就简单了,一个包眼睛旁边用的去黑眼袋的吧,三个压缩毛巾,一个指甲剪。小镜子后面还有一个隐藏空间,里面是一个剃须刀和一块儿香皂,一包媳妇儿用的化妆工具吧。右边的小空间比较杂乱,两个沉淀了一层灰尘的高脚杯,几本书,有两本是关于佛教的。旁边是一瓶不知道哪儿来的酒了,然后旁边这个瓶子13年的时候,是李燕给寄的喷雾,用完之后的瓶子。现在里面装了一点点包谷酒。书的上面是个笔筒,里面装的衣服夹子,两个打火机,一瓶过期的藿香正气水,一个橡皮,一个记号笔,一个胶水棒。还有一个挂件是猫给送的。最右边也是媳妇儿从网上买的,小型书架,里面装了好多媳妇儿的书,特别的书有一本比较悠久的音乐书,定价0.23毛看出来悠久了吧。还有我买的邻居的耳朵出版的那两个书。《邻居的耳朵》和《愿你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》这两本书我都没有看完,因为大多数时间我是不看书的。主要是为了纪念吧。另外就是我的两个记事本《属于你我的羁绊》、《我的心在流浪》。第一个本来是打算写满后送给李萍的。记得媳妇儿看过这个东西的时候还哭过!只是刚写完十分之一。我就死心了。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是一个多么极端的人,我虽然知道了,但是我改变不了我的极端。 第二个是我在选择不幸的时候开始写的,还没怎么开始,就遇到了媳妇儿,然后就没有在写过。剩下的书都是媳妇儿的,书的上面是媳妇儿以前没事干的时候,买的木块拼凑的一个钢琴和一个吉他。中间的一些小缝隙,有便利贴,一桶彩色的铅笔,一瓶古龙水。一个没有用过的彩带。还有一个夹子夹着好多票,各种回执单,还有发票。最右边的角落里,上边的夹子夹着一沓一毛钱,还有插了好多铅笔,签字笔,电笔,和衣服夹子。下面的一个小空间夹着三沓公交车票,大概有上千块钱吧。再往下又是两个小抽屉,里面有一个订书针,和两个小订书机,一个我的,一个媳妇儿的。一盒彩色的U形针。一大包彩色的水彩笔。最下面的抽屉里,装着南雷15年给我送的生日礼物,一个手表。一个口笛。和口哨长的不一样,声音也不一样。一个玩具,叫不上名字。还有就是一张卡片,以前窗户上的风铃绳子下面吊的。蓝色得卡片,上面写着一个幸字。小书架前面摆着两个娃娃,和媳妇儿在清凉山公园里,涂鸦出来的,媳妇儿涂得小鸣人,我涂的一对跳舞的男娃娃和女娃娃。那时候应该是媳妇儿很喜欢我的时候吧。旁边是一个小香炉。然后桌面上除了我常用香皂和洗面奶,就没有别的东西了。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